也就是说:华为还将在全屋智能的基础上

  • 时间:

【港珠澳大桥一周年】

華為消費者業務IoT產品線總裁支浩表示:“解決全屋智能的首要條件,關鍵就是要解決基礎套件,這是最重要的。你們家裝十幾個藍牙的開關,你去感受一下,這會很難受,所以一定要解決最基礎的連接,包括電的連接、水的連接,要先把這些解決掉。”

一個簡單的例子,幾年前的水槽還是傳統的家居產品,如今已經被納入家電的範疇,原因是水槽不僅和洗碗機的功能融合,甚至還兼具凈水器的功能。而隨著AI、5G等新概念的落地應用,諸如此類的產品融合只會有增無減。

華為並沒有選擇“全家桶”模式,而是聯合IDH、SI等合作伙伴,以構建中台的形式為合作伙伴賦能。比如在於IDH伙伴的合作中,華為通過輸出HiLink開放平臺、LiteOS端側智能系統、IoT專用芯片在內的“使能三件套”,為合作伙伴提供專業的軟硬件開發服務能力,同時與IDH伙伴一起制定服務標準和流程。

支浩給出的觀點是:“開放,還需要內容,首先,華為HiLink通過‘IoT開發使能三件套’給伙伴廣泛賦能;第二個是要合作,我們並不賺錢,我們是為我們的伙伴打廣告,整合行業資源為消費者提供更好的全屋智慧體驗,華為是行業的賦能者,而不是行業的掠奪者。”

面對這樣的現狀,華為在全場景智慧生活戰略、IoT開發使能三件套等動作後,正式發佈了HUAWEI HiLink全屋智能解決方案,將依托華為智能生活的5G、AI、1+8入口和多協議連接能力,整合智能家居的前裝和後裝,為消費者提供多空間、多系統、多品牌及不同人群的智能化套件。

不排除在華為HiLink平臺的吸引下,有更多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加入進來,最終形成一個惠及千家萬戶的大生態聯盟的可能。至少在“全屋智能”的市場教育中,華為已經給出了整合前裝與後裝的新路徑。

歸根結底,智能家居仍屬於“技術驅動型”市場,產品周期與技術周期有著鮮明的正相關,當技術領域相對沉寂時,產品市場註定不會持續火爆。在標準不一、體驗較差、場景割裂、成本偏高等棘手問題被解決之前,行業需要的恰恰是華為這樣的賦能者。

只是對消費者而言,家庭場景下涉及的常用品類超過50個,可連接的節點超過150個,可以選擇的品牌多達2000個,一旦陷入某家的“全家桶”中,勢必要犧牲可供選擇的空間,從單個品牌一整套打包購買。有些遺憾的是,這種間接綁架用戶的“全屋智能”玩法,已然成了行業的潛規則,以至於被越來越多的玩家複製。

只是從中商產業研究院披露的數據來看,2018年中國智能家居市場滲透率僅為4.9%,遠低於美國、挪威等滲透率高達30%以上的市場。企業在摩拳擦掌搶風口,可消費者仍然在觀望,典型的“外冷內熱”。

當然就現階段的智能家居而言,主要的壁壘還是協議標準,對應的也出現了一些智能家居集成商、智能音箱廠家,試圖以平臺化的形式盡可能多的兼容其他品牌的設備。儘管在一定程度上優化了場景上的割裂,但也存在不少智能化的盲區,比如僅僅是協議上的部分兼容,交互方式仍然不統一;再比如主要集中在後裝產品上,觸及用戶剛需的前裝市場成了智能化的深水區。

不做“全家桶”的華為模式在4500億元的機會窗口前,華為不會是唯一一家選擇深耕“全屋智能”的玩家,小米、海爾乃至國美等都提出過類似的概念。所不同的是,在產業鏈條長且細碎、產品標準化低等因素的制約下,不少全屋智能最終成了“全家桶”。

其三,延伸的服務場景。家庭場景從來都不是孤立的,就像華為的“全場景智慧生活戰略”已經涉及智能家庭、移動辦公、智慧出行、運動健康等場景,也就是說華為還將在全屋智能的基礎上,不斷接入互聯網服務、社區服務等等,冰箱自動下單買雞蛋的設想不會停留在廣告片上。

或許所有市場從元年到爆發,都有一個不斷試錯的過程。相比於五年前動輒“顛覆時代”的口號,當下的頭部玩家們已經多了幾分耐心和謹慎,同時在消費者“用腳投票”的選擇下,市場終究會回歸“為用戶提供更多便利”的本質。

按照奧維雲網的估算,2020年中國智能家居產業的市場規模將達到4500億元,並且還將以相當快的速度增長。

原標題:整合前裝與後裝,華為給出全屋智能新路徑

不過後裝智能家居更偏向於DIY,缺少智能家居的統一佈局,在消費者從極客到普羅大眾的過渡中,可以更快觸達消費者的前裝市場通用不可或缺,前提是解決前裝和後裝的兼容性問題。與之對應的,華為開始從ToC開始向To B延伸,整合前裝和後裝市場,融合一整套的智能化解決方案。

不難看到,諸如華為的全屋智能理念更符合人們對智能家居的設想,也註定是智能家居的進化方向。

理清了智能家居的現狀,再來看華為所提出的“HUAWEI HiLink全屋智能”理念,可以視為一場必然存在的“降維打擊”。

其二,通用的協議標準。以“華為IoT開發使能三件套”中的HiLink開放平臺為例,HiLink SDK的連接技術從WiFi擴展到了ZigBee、藍牙等通用網關,目的是幫助網關廠商快速構建歸一化標準網關的能力,這樣可以減少設備廠商接入HiLink的複雜度和時間,讓前裝和後裝全面兼容。

早在1999年的時候,微軟就拍了名為“Microsoft Smart Home”的廣告片,女主可以通過語音指令、中控面板等控制家裡的燈光、安防、影音等設備,甚至可以讓冰箱自動下單即將用完的雞蛋……可過了整整20年後,智能音箱還控制不了家裡的電燈,想要用手機控制洗衣機、空調、電視等智能家電,恐怕要下載幾十個App。

在“全屋智能”的佈局中,華為通過工具集訓、聯合創新等幫助合作伙伴進行產品的智能化升級,降低產品的開發周期和成本投入,以此來加速全屋智能的落地。倘若只是向合作伙伴銷售智能化套件,或者以代理商的形式進行合作,終歸只是在瓜分市場紅利,難以催生出真正的用戶需求。

截止到2019年中,華為的HiLink平臺已經擁有超過5000萬註冊用戶、600家加盟生態伙伴、超過1000款認證產品,覆蓋了100多個生活品類,1.5億IoT連接設備。

做賦能者,而非掠奪者在AI、5G、IoT等紅利的烘托下,單品智能向“全屋智能”的過渡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為什麼需要全屋智能?在回答這個問題前,不妨先來看看智能家居的典型現象:如果你買了A品牌的掃地機器人,買了B品牌的智能音箱,本以為可以直接用語音控制掃地機器人工作,結果發現兩個產品壓根不兼容。

不是所有的玩家都有能力去賦能,也不是所有的玩家願意下功夫擴展通用網關,“全家桶”的戰略模式不失為一種聰明的選擇。

通常可以給出的解釋有兩種:一是協議標準的不成熟,不管是ZigBee、WiFi還是藍牙,都有廠商在努力將這些連接協議完善成熟,卻始終無法做到不同品牌間數據的互聯互通,結果就是,同樣是智能硬件,體驗上反倒製造了一個個智能孤島;

“一流企業定標準、二流企業做品牌、三流企業做產品”,華為的“HUAWEI HiLink全屋智能”方案,其實是選擇了最難的一條路。

對於這樣一組數據,幾乎所有的智能家居從業者都為之興奮,甚至早已做好了入場分蛋糕的準備。可對於普通的消費者而言,如此千億級的市場似乎和自己沒太大關聯,智能家居的概念已經流行了五六年,可自己的家卻始終智能不起來。

一方面,可以按照一個簡單的標準去定義產品,比如全部採用藍牙Mesh技術,無疑會降低硬件產品開發的難度,也有利於優化產品的兼容性;另一方面,用戶為了體驗上的完整性,需要一直從“全家桶”中挑選產品,既可以增加產品的銷量,也有助於提供一套差強人意的智能家居解決方案。

在“單品智能”還是主流的時候,形形色色的品牌推出了五花八門的產品,諸如智能燈、智能門鎖、智能插座、智能冰箱、智能窗帘等等,智能有餘但體驗不足,如果不是有一定數碼知識的極客,多半會被搞得一頭霧水。彼時華為就試圖用HiLink進行“去孤島化”,利用開放的協議、中立的標準進行跨品牌合作。

其一,統一的用戶體驗。華為通過統一VUI、GUI的形式將分佈式多終端入口全面打通,同時在華為1+8全場景入口矩陣的支撐下,用戶可以在手機、平板、PC、智能手錶、智能音箱等入口連接智能設備,覆蓋了生活中所有的高頻場景,並且在交互方式和用戶體驗上進行了統一。

沿循這樣的軌跡,一場圍繞智能家居的搶灘戰正在醞釀中,傳統家電廠商、互聯網巨頭、風口驅動的創業者無不躍躍欲試。或是對傳統家電進行改造,或是通過補貼搶占用戶市場,又或者打著智能家居的招牌圍獵下沉市場,好一番熱鬧。

可以確定,華為HiLink平臺已經憑藉連接技術、芯片技術、開放思維等成為IoT領域的佼佼者,如今正在將To C的成功經驗複製到ToB市場。

二是智能系統的不完善,智能家居經常被提及的名詞就是“智能中樞”,扮演這一角色的可能是路由器,也可能是智能音箱,作用就是數據處理和協同,比如當你在廚房中詢問智能音箱土豆燉牛腩的食譜時,相應的步驟應該出現在冰箱或者油煙機的屏幕上,而不是在客廳的電視上播放。

50分钟拿一块金牌大连11岁女孩被害移动11月出5G套餐屠呦呦又获大奖中国举办2021世俱杯1024程序员节雪莉父母争夺遗产深圳公共住房售价盖茨重夺全球首富奚梦瑶生子白敬亭的新手机1024程序员节南优贤入伍首款阿兹海默药英国货车39具尸体任正非感谢特朗普唐艺昕被曝疑有孕信女儿谈被母抛弃屠呦呦又获大奖首尔全面禁止屠狗英国货车39具尸体和平精英新模式中国举办2021世俱杯深圳公共住房售价黄海波不再做演员白敬亭的新手机陈羽凡新恋情曝光网易有道今晚上市赵丽颖科幻武侠片盖茨重夺全球首富